查看: 6462|回复: 88

1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1 18:18:57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我尝试小心翼翼搜sharklet加空格 再加一些骗子呀 骗术啊 欺骗什么的关键词 怎么搜都是零负面 但是我敢肯定sharklet负面马上就要来了 因为我做了它的首席忽悠官 不信请看知乎 (台下笑) 这个技术出来数十年 在学术界 在媒体界 几乎是零负面 你找得到我就服了你 但是我可以预见到今天晚上之后有大量的一些区域性的科学家 (台下笑)开始要集中写稿来黑我们了 但是没有关系 只要你是真金白银的就没有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16:36:20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晓松“谢谢老罗批评,我从小没好好读书,长大了去的地方又少,认识的人又捧我,让我成了井底之蛙,再加上出了点名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让各位见笑了。以后一定努力学习,尽快提高自己,多读书,少惹事,争取有好的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16:37:15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永浩“高晓松写那么烂的中文,被人说烂难道很意外吗?直接回骂就回骂好了,还要写那么一大堆阴损的东西。以前他虽然傻,但胜在蠢愣磊落,现在坐牢坐得连这优点都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16:41:40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煉·獄 发表于 2020-1-2 16:37
罗永浩“高晓松写那么烂的中文,被人说烂难道很意外吗?直接回骂就回骂好了,还要写那么一大堆阴损的东西。以 ...

高:请问这款手机是谁家产品啊?招呼不打,擅自就把产品往人家的肖像上贴?我是三星 S6 Edge 的代言人,签有严格独家协议。这种严重损害别人信誉的事情是怎样low的企业才做得出?千万别解释这是临时工或网友自发行为,网友哪来这么标准的产品标识?律师已取证,该企业如有担当就自行道歉。


罗:高先生您好!海报生成器是我们做的,但它生成的海报确实是网友做的。我们是为推广新产品及宣传语“漂亮得不像实力派”,所以用一些以美貌著称但不靠脸吃饭的名人做了海报,同时为了好玩做了海报生成器。没想到你的铁杆粉丝完全不顾事实,总之我们感到非常抱歉,请看附图下方文字。


高:道歉就好。我不漂亮是事实,不需要阴损呵呵。你承认是为卖产品的营销活动很好,希望做活动时给网友法律风险提示。最后祝生意红火,情怀大卖。


罗:我想了一下,海报生成图片里含坚果 logo 确实不好。我们本来的计划都是用已故伟人做主题,但拦不住网友用活着的名人做...单纯加肖像权声明也不是负责的做法。即便是为了好玩的网友恶搞,也确有可能给有代言合约在身的明星带来麻烦,所以已安排同事连夜改版,去掉生成图片里的 logo,祝明天玩儿得开心。那个海报是您的铁杆粉丝做的,但我们的活动间接给您带来这样的麻烦或困扰,我也感到很抱歉,我已删除了之前语气阴损的帖子,祝一切顺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5:33:18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5:34:16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煉·獄 发表于 2020-1-3 15:33

告友人书
by和菜头
各位朋友:
我只是个普通胖子,在人群里一不留神就消失不见。十多年来,因为喜欢上网的缘故,有幸得以和诸位结缘。感谢多年来各位的照拂,让我获益良多,大家一起度过了许多快乐时光。为此,我感谢各位如此情深意切,对一个山里人关爱有加。
考虑到各位的情分,所以五六年来隐忍不发。但是过了今夜,我恐怕自己不能容许有人自称是和菜头的朋友,同时也是罗永浩先生的朋友。这句话本身有语法上的毛病,用互联网术语来说更是“致命错误”。我不认为有人可以同时做到这一点,也无法理解何以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知道大家可能很为难,朋友一场,自当帮大家把难度降低至最低限度。所以,也不想为难大家做选择题。觉得两难之间,无法取舍,不妨从今夜起不用再联络我,也不要宣称是我的朋友,只说不认识我就好。
我不是强力人物,影响力日渐衰微,也不擅长和朋友绝交之后放狠话,凭借超卓记忆力翻账本,更不适于在舞台上表演,做青年导师、社会良心。像我这样的朋友,完全可以说是纯粹的负担,一无是处。加之年岁增长,戒除了贴胸毛扮强梁的毛病,更是无法提振民心士气,教授成功语录。所以,相信缺了我这样一个朋友,也不会有多大的变动。历史的舞台,原是给演员用的,给群众看的。
这样的选择很容易,我认为一丁点都不难。请尽量放弃我,好成全思维之逻辑,情理之分明,行事之性情。在伟大理念面前,去掉一个落伍老土的朋友算得了什么呢?以前不还要妻子举报丈夫,儿子举报父亲,以维系理念的血统纯正吗?放弃我绝无任何损失,过去几年的经历也应该让诸位明白一点:不宣恶语是我起码能够做到的。
我没有伟大业绩,也没有彪悍人生,更不是强大旗手。我只是个每天工作,吃饭,睡觉的凡俗胖子。临别之际,再次感谢诸位的关心和照顾,并祝人生顺意,阖家幸福。
和菜头 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5:42:48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煉·獄 发表于 2020-1-3 15:33

罗永浩的神秘“监事”(方舟子)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公司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2016年亏损额约为7.7亿元,而其4轮融资总共才3亿多元,窟窿如此之大,在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公司早该破产。但中国自有特殊的经济规律。据财新网报道,成都市政府最近出资6亿元给锤子科技,一半为股权投资,一半为债权投资。随后,成都市政府的国有独资公司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在其网站发布告示,证实已与锤子科技签订《股权投资协议》,拟投资人民币6亿元入股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承担龙潭总部新城开发建设所涉及的融资、土地上市、安置房建设、基础设施及公建配套项目建设等业务”,为何突然投资做手机了?成都市政府投资一家早该破产的私营企业,用民脂民膏给其填补天大的窟窿,这种怪异的投资行为,让人不能不怀疑其中是否涉及官商勾结、权钱交易。“锤子”在四川方言里是脏话,所以现在为了在四川做生意,罗永浩都说“锤子手机”是个愚蠢的名称了。但是成都政府显然很不在乎被人嘲笑“投个锤子”。接下来是不是要强迫成都人民都去买“锤子”?

为了成都市政府的这笔投资,罗永浩在今年6月、7月、8月连续在成都成立了三家经营范围相似的公司:成都锤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畅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此外,在今年6月罗永浩还在江西成立南昌锤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这四家公司的主要人员都只有两个,除了罗永浩,还有一个是白佳鑫担任监事。罗永浩在四家新公司的唯一合作伙伴白佳鑫是何许人也,自然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有人推测白佳鑫是“龙嫂”(按:罗永浩被称为凤姐他哥“龙哥”)。前锤子CTO钱晨回应说:“瞎说的,这个是四川人小白。”据我搜索,这的确是瞎说的,这个白佳鑫有个英文名字“丹尼斯”,显然是男的。但小白去当监事显然不只是因为他是四川人,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也是南昌锤子公司的监事。有媒体推测白佳鑫很可能是成都市政府的官员。这个推测也不准确。公开资料显示,白佳鑫1987年出生,2012-2013年在香港中文大学读全球通讯硕士,2015年4月到锤子科技(北京)担任物流总监,曾经在柴静视频《穹顶之下》的宣传材料中出台,当时写的身份是“科技公司行政”。

研究生刚毕业,就成为锤子科技公司的物流总监,这还可以说是罗永浩用人不论资排辈。然而罗永浩撇开其他人,独独和小白联手创办四家新公司,让这个年轻人来监督他(监事的职责是“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的行为进行监督”,通常由“德高望重”的人担任,例如崔永元是其食品网店的监事),却和成都市政府大手大脚花纳税人的钱投资濒临破产的私企一样的怪异。事出反常必有妖。弱弱地问一句:四川、成都高官中有姓白的吗?当然,人家也可能只是个白手套。

在吹了无数的牛皮、撒了无数的谎言、找了无数的金主之后,罗永浩钓到了成都政府这个冤大头,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大家都听说过庞兹骗局,中国叫“拆东墙补西墙”,美国叫“抢彼得的还保罗的”,等到再也找不到下家,资金链一断,就得玩完。但中国自有特殊的经济规律,找不到下家了最后还可以找政府当冤大头。粉丝骗不动了,还有官员可勾结,官府成了罗永浩的金主,罗永浩成了官府的人,这比罗永浩的任何“理想主义者创业”笑话都滑稽。

2017.8.14.(该文最初发在我的微信公众号上,已被屏蔽。有了官府当后台,“锤子”果然威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5:44:01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面对方舟子的挑衅,罗永浩今天下午高调应战,并提出了4点要求:1、回国面对面直播(我私人报销机票酒店)不用怕,你骗来的“安保经费”比美国总统的还多;2、视频直播平台首选陌陌,万一你担心陌陌跟我有交情不放心,优酷腾讯爱奇艺等一线平台任选;3、现场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回答你一个,不许兜圈子装疯卖傻,不要主持人;4、不限时,人民看高兴了为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5:58:26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煉·獄 发表于 2020-1-3 15:33

我当初为什么要对和菜头折腾方舟子进行劝阻?

以和菜头的水平,他只知道我牛逼(现在他每况愈下兼每下愈况的结果是好像连这个也不知道了),但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如何牛逼,哪里牛逼以及多么牛逼。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牛博开张没多久的时候,他想和某个牛博作者单挑,于是半夜给我打电话,他居然问我牛博的纪律是否允许他这样做。我知道他这是尊重我的意见,单从这一点上我很感激,但我从他的嘴里听到“牛博的纪律”和“允许”这样的字眼还是对他多少有些失望,因为之前他表示过他认为我们是自己人,是一类人。我的意思是,为了不想让大家感觉牛博也是一个像新浪一样煽风点火组织掐架的无聊网站,所以我对牛博请来的作者大都表示过希望他们之间尽量不要吵架,除非是原则性的冲突。但这仅仅是希望,这些作者都是有独立人格的成年人,又是我请来的,我算个什么JJ东西?怎么可以对他们说不许写这个,不许写那个呢?只要他们写的东西跟我在大的是非原则上没有根本冲突,我是不会也不敢怎么样的,最多是劝一劝,如果他们不爱听,那就劝都不敢劝了。当然,如果有人突然抽疯开始写弱智文章,比如歌颂专制政府,赞美宣传伪科学,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直接把他的博客关掉就是了。

后来和菜头忘记了自己说过的所谓“纪律”和“允许”,天天跟方舟子胡闹(认为那时候和菜头不是胡闹的读者们可以再去看看和菜头在那个时期写的东西,大概是去年九月底十月初的那些文章,看完了如果还觉得和菜头是真的在跟方舟子讨论中医问题的读者们可以去死了。虽然那时候以我对和菜头的感情,我不喜欢方舟子批评他的用语:满地打滚。但现在撇开感情因素看的话,我觉得那时候的和菜头就是“满地打滚”,这个词用的很准确)的时候,我也没有不“允许”他,虽然那时候我们兄弟相称,但我还是很客气也很为难地表示希望他不要这样写下去了,这样的电话我前后一共打了三四次。前几次的时候,他很不高兴地表示了同意(虽然每次都失信),最后一次的时候,他在电话里歇斯底里地冲我喊,“操!方舟子他不是牛逼吗?!他不是牛逼吗?!他不是牛逼吗?!… … 于是我意识到再打电话已经没有意义了。

第二天下午他就发表了在牛博上的最后一篇文章“不和则去”。我知道很多人认为我虽然没有赶走和菜头,但是我对中医的态度(按照傻逼们的看法那是“挺方”的态度)逼走了和菜头,所以在一些傻逼们索性直接说我赶走了和菜头的时候,他们还为我辩护,我觉得这种辩护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和菜头如果继续那样玩儿下去,我请他走人只是迟早的问题。

现在再对那些相信义气比是非原则还要重要的混蛋朋友们(很不幸我有很多这样的朋友)讲讲义气的问题。我当时劝阻和菜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和菜头既是我的兄弟(当然是那时候),也是牛博的股东(不过他说过他愿意参加牛博不是为了钱,我也一直都很相信这一点),他根本就是牛博的主人之一,而方舟子则是我请来的客人,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都要劝他不要和方舟子胡搅蛮缠的原因。傻逼们还听不懂吗?牛博网是我们兄弟的事业,也是我们自家的生意,方舟子是我请来帮忙的客人,你他妈的号称是我的兄弟,怎么可以等来帮忙的客人一进屋按倒就干呢?我今年也有三十四岁了,但和菜头这样不仁不义的王八蛋还真是没见过第二个,操!

我起初没有跟方舟子说起过和菜头其实是牛博网的股东,他们吵起来之后我更是感到没法说了,我不想让整个网络江湖都笑话我的兄弟和菜头是这么一个难以置信的傻逼。我今天在这里向方舟子公开道歉:方先生,对不起,请原谅。我们见面吃饭的时候我会再次向你当面赔罪。

我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把事实说出来?

因为和菜头宣布离开牛博后的当天我打电话问他,“你他妈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和我绝交?” 和菜头说,“不是。” 我又问他,“那我们还是兄弟吗?” 和菜头说“是”。在友情的问题上,我不会公开去写和菜头那种肉麻得要命的煽情文字,我丢不起那人。我只知道,一个我不慎误交的朋友还认为他是我兄弟的时候,无论他做了多操蛋的事情害我,我都只能一个人在家里生闷气,永远也不能说出去。

我为什么在这件事只过了两个星期后就决定还是把它说出去?

因为两星期之后,我为了柳叶刀事件跟和菜头打电话吵起来的时候,和菜头说,“算了,老罗,我累了。” 我说,“你什么意思?” 和菜头说,“我们绝交吧。” 我说,“你他妈想清楚了?” 和菜头说,“对。”

我为什么起了杀心之后没有马上下手而是忍了这么久?

两个原因:

(1) 因为去年十月底和朋友们吃饭的时候,三哥说胖子你别他妈跟菜头生气,他就是孩子气,他要绝交你就跟他先绝交两个月再说,他气消了你们就好了。我说那好,两个月,我不急。

(2) 和菜头高调宣布离开牛博后的那段时间里(顺便说一下,很多老网人都知道和菜头有高调悲情告别癖,每次在网上他离开一个自己玩熟了的地方比如中青、新浪、泡网等等的时候,他都会自助演奏着雄浑悲壮如史诗片配乐一样的“骊歌”,眼角的余光缓缓掠过他假想中的成千上万的送别观众,用慢动作迈出每一个在心里排练过若干次的坚定脚步,最后留给大家一个令人黯然神伤的、媲美朱自清他爹的完美背影),铺天盖地的傻逼们在牛博上留言指责我“挺方”逼走了 “可怜的”和菜头,随后出现的柳叶刀事件更是令他们亢奋不已,纷纷表示牛博快完蛋了,作者们就要走光了。

我得承认这激发了我幼稚的英雄主义情绪,那时候我每天都活在一种牛逼轰轰的悲愤感觉里,对那些傻逼读者我固然不会去解释或安抚。即使是对牛博的作者,我也在心里很情绪化地对他们想:如果你们自己有判断力,即便我永远不说出为什么要劝阻和菜头跟方舟子胡闹,即便我永远不说出柳叶刀离开牛博的真相,你们也该看出在这些事上,我没有做错什么,觉得我为人处事有问题的,尽管滚JJ蛋。我不会在那么多人都骂我的时候说出内幕来挽回什么。那时候我想,如果有一天我要废掉和菜头,我会选择一个没有人说牛博不好的喜洋洋的日子,比如牛博的周年庆典,或是大年初一,一剑封喉,驴喉。

我为什么觉得和菜头是个混蛋加傻逼?

在牛博开张后的第二个月起,网站的PV(页面点击)进入了一个瓶颈期,始终在每天二十七八万左右徘徊,从来没有突破过三十万。那时候我、和菜头和网站的技术负责人满老师约定说,如果哪天我们的PV超过了三十万,我们就在北京正式聚会一次,好好庆祝一下。结果牛博第一次超过三十万,竟然是因为和菜头高调离开牛博引起的风波。年轻的满老师为此难过,整夜没有回家,在办公室一个人坐到天亮,第二天早晨的时候,他终于哭了。我当天为此打电话破口大骂和菜头,他说,“哭什么,有什么哭的,那点击到底是多少?” 我说,“有三十五万多。” 和菜头说,“哈哈,那我挺牛逼啊。”

后来我在饭局上跟一位老师聊起这件事,他哈哈大笑,说,“菜头真可爱。” 我不这样认为,也许不懂事儿的孩子或糊涂了的老人这么干叫可爱,在我相对不是那么怪异的人生观里,三十多岁的成年人这么干叫傻逼。

我为什么觉得和菜头是个娘儿们(这不是对妇女的蔑称,这是对令人作呕的那种糟糕妇女的蔑称)

虽然和菜头喜欢以大牲口自居,但他处事其实非常娘儿们。在告别牛博的最后一帖中,他没有事先跟我沟通而是直接对外人摆出一副即将遭受迫害的委屈样对读者们说“作为临别的个人请求,请牛博网保留我的《槽边往事》和www.hecaitou.net七十二小时后再予以关闭,我需要这段时间进行中转。如果不能满足我这一要求,我也没有任何意见。” 并且那时候还没有要和我绝交的情况下,酸溜溜地公开称我为“罗永浩先生。” 我为此打电话跟他大吵了一通,我告诉他如果你认为这是两个傻娘儿们之间闹别扭,你就把你的个人网站从牛博服务器上搬走,要不然你就把你的网站继续放在牛博的服务器上。

我为什么觉得和菜头脸皮奇厚?

最终和菜头表示他要跟我绝交之后,我也没有让他把他的网站从牛博服务器上搬走,但他自己没打招呼就把他的网站搬到了一个国外服务器上租用的空间里,结果很快就出现问题导致他的网站瘫痪了几天。在他打电话给牛博的满老师请教技术问题的时候,善良的满老师提出让和菜头免费使用满老师自己的服务器,后来和菜头就把自己的个人网站又搬到了满老师的服务器上用到了今天。我知道这是满老师跟和菜头之间的事情,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我总是忍不住想,一个人脸皮厚到什么程度,才能在给牛博网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之后,还好意思使用一个跟自己并没有什么交情的牛博网大股东的服务器呢?

我为什么觉得和菜头作为一个成年男人,连起码的担当和责任感都没有?

最后一次我在电话里指责和菜头不该身为牛博的老板、牛博的股东却对牛博请来的客人方舟子进行胡搅蛮缠的时候,和菜头冲我吼道,“那我他妈不要那些股份了,这样我总可以干方舟子了吧?” 我一直都相信和菜头跟我一起搞牛博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某种共同的信念,但不管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我都很难接受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男人,可以为了这么傻逼的理由,在约定好一起从事的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就这样撂挑子。

我为什么认为和菜头虽然自诩彪悍,但骨子里没出息?

我最后一次跟和菜头电话吵架的时候,我问他,“你要跟方舟子瞎JJ闹,为什么不在你自己的独立博客上干他?你自己那边不也天天都在更新吗?你说你跟我是兄弟,为什么要让我做牛博这么为难?” 和菜头说,“因为我现在总在牛博上玩儿,我那边的读者也都跟过来了,写到那边没人看。”

我为什么觉得和菜头是一个小丑?(希望小丑们原谅我这么说)

在柳叶刀事件中,和菜头认为我和柳叶刀的做法是“陷义人于不义”,我觉得很滑稽(柳叶刀这个老太太将来我也不会放过她,到了方便的时候总是要说出真相的),因为我总觉得这是和菜头的强项,不过他自己不知道。就连我很瞧不起的耶稣基督都说过,“原谅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知道”。所以我也原谅和菜头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擅长“陷义人于不义”的人,但帮他指出来总不是坏事,至少可以帮助他进步和成长。

我们一起搞牛博的时候,有两次还没出什么大事,和菜头就给我打电话慌慌张张地说出事儿了,他还用了很专业的词:“面临公关危机” ,然后问我怎么处理。我说,“不用处理,你在网上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吗?无论你怎么做,总会有傻逼说你,你不理他们就是了。” 非常讽刺的是,牛博在开张后的这半年里,我认为勉强算得上是公关危机的只有一次,就是和菜头摆出受迫害姿态高调离开牛博的那次。在宣布离开的那个帖子中,出于某种可能和菜头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他没说他是“和罗永浩磋商”而是说什么“经过连续三天牛博站方与我进行磋商”之类的屁话,好像他不是牛博站方的人一样。在我那时候不可能说出他是牛博股东的情况下,我被愤怒的傻逼们打成了粗筛子,这时候他不是站出来说明我为什么要劝阻他,而是深情地写了篇“爱朋友,所以要远离”,于是被和菜头感动得满脸鼻涕眼泪的傻逼们只好进一步把我打成了细筛子。在枪炮声中,和菜头老师的眼睛也有点湿润了,所以他在下一篇文章中有些激动地问那些责骂我的人,“为什么要责备罗永浩呢?他是在做事啊。在中国做点事有多么难……” 哈哈,当初看到这儿的时候,我忍不住在电脑屏幕前笑骂,傻逼,你直接杀了我得了。

让你这么一说,和菜头整个就是一个大傻逼,那你当初为什么拉他来牛博?

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这很奇怪吗?何况和菜头也不是一无是处,实际上,也不可能有人一无是处。和菜头的很多优点我一直都很欣赏,比如他的热心肠,他的热情活力,他的勤奋等等。当他的文章不试图去说明什么道理的时候,有些还是不错的(虽然他总强调自己是理科生),当然那些肉麻煽情的文章和糟糕的影评和乐评不算。

和菜头的股份占了多少?你准备怎么处理?

牛博共有六个股东,和菜头的股份占了百分之十,他既然不要了那就不要吧。当然我也不会自己收回来,想到这是他占过的股份我会感到恶心。如果将来牛博赚钱了,我会把这部分股份的收益用作慈善基金,主要用来捐助类似打击骗人的中医或揭发伪科学这样的活动。给其他机构或个人的时候,我们会以牛博网的名义捐赠。当捐助给方舟子的时候,我会注明捐赠者是和菜头并在媒体上大肆宣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6:03:52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煉·獄 发表于 2020-1-3 15:44
面对方舟子的挑衅,罗永浩今天下午高调应战,并提出了4点要求:1、回国面对面直播(我私人报销机票酒店)不用 ...

方舟子: “我跟罗永浩是私仇”环球人物杂志:你和罗永浩究竟是怎么闹翻的?方舟子:大概在2006年的时候,罗永浩要办牛博网,准备拉人去开博,就通过律师彭剑找到我,吃了顿饭,让我到他那里开博客。我跟他聊了一下,觉得可以,就这么认识了。我在牛博网的点击率是排第一位的,其他人加起来还没我高。

过了一年左右,罗永浩又拉了很多人过去开博,其中包括央视主持人柴静。有一次我看到柴静博客中发了一篇文章,提到一个做干细胞技术的人对她讲了一些东西。罗永浩当时为了讨好柴静,给我打电话,说我有一个词用得太犀利了,能不能改掉,给柴静留点面子。我当时觉得很搞笑,罗永浩一个整天脏话不离口的人,竟然为了讨好柴静会觉得别人用词太犀利,而且我写文章也不用他来指导。所以我就拒绝了。

于是,他就对我在牛博网的博客进行了屏蔽,不再在首页上显示我的博文更新。他当时就在想怎么把我赶走了,觉得我没有利用价值了。从这件事开始,我们两个人就有隔阂了。没过多久,有一个“网友”不停地在我博客评论上发一些谩骂的话,还用刷帖机刷帖,致使别的网友的评论根本没法被看到。当时我在美国,没法跟罗永浩联系,所以就把博客的评论功能暂时关闭了。



通过IP地址我查到这个刷帖的人在吉林延边。我就给网友解释有个吉林延边的神经病,总是刷帖,所以我不得不暂时关闭评论。当时我根本不知道罗永浩就是延边人!罗永浩可能以为我在骂他,就写了一篇长文叫《我为什么讨厌方舟子》,一条一条列举,说我跟他吃饭的时候不付钱,等等。这个很奇怪,明明是他请我吃饭啊,还怪我不付钱!还有,吃饭时他曾问我是否同意何祚庥院士的某些观点,我说了“何老年纪也这么大了,已经80岁了,你即使不同意他的看法,又何必这么跟他辩啊”之类的话。他竟然把这些私底下的谈话也公布出来,就是要离间我和何老的关系。我就觉得他这个人的人品怎么这么差?



环球人物杂志:你怎么评价罗永浩这个人?现在有什么话想对罗永浩说吗?方舟子: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虚伪的人,打着理想主义来赚钱,其实一点都不理想。他不是有一句话叫“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吗?他其实一点都不彪悍,经常要解释。所以我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罗装彪”。我以前没碰过这种人,非常滑稽,非常有喜剧色彩,言行如此不一。我对他没什么话可说,我会一直监督着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6:10:09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煉·獄 发表于 2020-1-3 16:03
方舟子: “我跟罗永浩是私仇”环球人物杂志:你和罗永浩究竟是怎么闹翻的?方舟子:大概在2006年的时候 ...

我为什么讨厌方舟子

1. 牛博程序很早就可以屏蔽恶意ip,也可以屏蔽恶意id。防止炸板的功能,今年年初也早已经实现了。用软件刷屏炸板的,大部分都可以防范,人工刷屏捣乱的,我们的措施是做了同一ip一分钟内不可以提交十次以上评论的限制,一直以来,效果都还不错。昨天发生在方舟子博客上的刷屏事件,我已经说明过了,是因为前两天的系统升级导致的新漏洞。

2. 吉林延边并没有犯什么忌讳,只是我昨天确认捣乱者的ip,发现除了很像是用了代理服务器从巴西访问的那个之外,其他几个都是江苏常州来的,所以表示了我的疑问。我前面的帖子说得很清楚,“ 他来自哪里并不重要 ,但我还是奇怪方先生为什么会觉得他来自吉林延边,希望方先生能指点一下,谢谢。”现在方舟子先生指点了我,我再次谢谢他。至于方舟子用小人之心度我,说犯了什么“忌讳”,我也不感到奇怪。

3. 到现在为止,我没说过方舟子做错了什么(特别是在原则性的问题上),我只说我觉得方舟子讨厌,方先生,我讨厌你不行吗?你行行好,让我讨厌你吧,谢谢你了。
牛 博的很多读者好像不知道我为什么讨厌方舟子,方舟子的回复显然也会让大家误会,那我给大家讲讲也无妨。当然,你听完了可以继续觉得方舟子不讨厌,也可以认 为我很讨厌,毕竟讨厌与否不是什么是非问题,没有争论和说服对方的必要。我不会像方舟子一样因为别人讨厌就激动起来的。

柴 静的那篇文章发出来之后,方舟子写了反驳的帖子,方舟子的观点我完全同意,只是我注意到因为方舟子使用了“文科傻妞”这样的措辞,导致两边的支持者对骂, 贴出了很多难听的,甚至是侮辱性的评论攻击方舟子和柴静。我一直希望牛博上出现争论争鸣而不是掐架,所以跟方舟子联系,表示我完全支持他的看法,但是希望 他能够克制情绪,不使用类似的措辞,免得牛博读者们最后不是讨论事情而是大打口水仗。方舟子说已经发出去的不便再修改措辞,我就表示接下来讨论问题的时 候,希望他能尽量不再使用引起双方读者对骂的措辞,为了不刺激方舟子这种一根愣筋的轴人,为了不恶化他著名的“受迫害妄想狂”的病情,也为了保护他的自尊 心,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强调我当然不可能要他怎么样,我只是把我的顾虑说给他,希望他能参考一下。方舟子不置可否,我就没再说什么。随后方舟子多次转发了新语丝作者和读者们的大量帖子,这些帖子的观点我仍然大都是认可的,不过其中也不乏侮辱性的言论导致双方读者口水仗进一步升级。

方 舟子在网络上行走这么多年,因为思维混乱、脑子糊涂、或仅仅是因为看不惯他的凌厉作风而批评他的傻逼不计其数,这帮笨蛋的看法从来也没有影响过我的判断。 但是我也渐渐发现,即使是在那些始终支持他的事业的人们当中,也有很多人因为方舟子在人情世故(当然是指和是非原则没有冲突的那部分,要不然我也没有必要 说了)方面的弱智和低能而极度讨厌他。一个理科生出身的学术打假英雄,出道十多年来成绩斐然,结果因为处世方面的弱智低能,使得他在那些即使是道义上支持 他的人们当中也神憎鬼厌,这是典型的“理科傻小子”(说典型可能有些伤及无辜了,我见过的理科生里,像方舟子这样讨厌的木头疙瘩实在是凤毛麟角),考虑到 他事业上的出色和处世方面的低能之间的巨大反差,简直可以认为他就是那种传说中的白痴天才。
我 开始把编辑推荐里的文章链接指向他的新浪博客,是希望他自己知趣离开(反正这又不会影响牛博读者看到他的文章,至于他的忠实读者就更不用说了),大家低调 一拍两散,免得翻脸之后让一贯谩骂方舟子的傻逼们又蹦出来说刻薄话搅得这里乌烟瘴气。谁知道方舟子虽然已经“猜出来”了(他自己刚刚表示“不难猜出 来”),但是脸皮奇厚,仍然坚持赖着不走,并且在他的博客出现问题的时候不是正常地要求我们尽快解决,而是摆出一副受宠的小老婆一样的姿态说什么要是牛博 技术人员做不到“方三条”,她将如何如何,真是个“理科傻妞”,可爱的紧。
4. 我因为尊重方舟子的学术打假事业,一直对方舟子非常客气,没想过他今天反诬我自以为是他的老板。说到自以为是老板,我也说两句好了。牛博开放注册之后,很 多长期恶毒辱骂攻击方舟子的傻逼们如获至宝,纷纷注册开博,在这里大骂方舟子,我每次看到那些无理谩骂,辱及方舟子先人的流氓帖子总是随手删除,严重的甚 至直接关掉了事。有些貌似写的有道理的揭发披露所谓“方舟子黑幕”或“方舟子真相”的文章,我无从判断真假(这需要大量的阅读和调查工作,我付不起这样的 时间成本),就没有删除,但是基于对方舟子的一贯信任,我也没有拿出来做编辑推荐供大家讨论判断。结果方舟子因为我对他的一贯支持,居然还让他的律师给我 打电话要求关闭某些作者的博客(不是要我删除相关帖子,而是要我把整个博客关掉!),方舟子这个“理科傻妞”虽然不是牛博的老板,但显然是把自己当成牛博 的老板娘了。
5. 最后说一下方舟子要跟我“算帐”的西风独自凉和太簇的问题。太 簇老师的联系方式确实是从方舟子那里拿到的,我请太簇老师来,除了喜欢太簇老师的大部分文章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那时候牛博上文科生思路的作者比较 多,方舟子跟和菜头冲突的时候,我注意到很少有人对方舟子表示支持,我不希望方舟子在牛博感到不愉快,所以除了自己公开表态支持他之外,还邀请了包括太簇 在内的几位老师,他们都很热情支持方舟子的学术打假事业,并且是新语丝的长期作者和读者。不过方舟子这种理科傻妞不解风情,疼她也是白疼,夫复何言。
后来把太簇老师的博客从首页目录上拿掉是因为牛博的作者越来越多,不可能全都放到首页上,(据我所知,好像还没有一个博客网站会把它邀请来的所有作者的链接都放到首页上,毕竟首页空间有限)所 以作为编辑,我选择性地确定了首页的作者目录。后来考虑到很多人不是直接保存自己喜爱的作者的地址书签去浏览,而是先到牛博首页再去找自己喜欢的作者的博 客,所以我们又做了一个“完整的牛博作者目录”并且在首页提供链接以方便他们。不管怎么样,我们的这种做法一定是伤害了一些作者的感情,我希望你们能够理 解,对不起。
西风独自凉则是我在新浪博客时的故人,在牛博没开放注册的时候,他曾经给我留言要求来牛博开博客,牛博开张时因为我事情太 多 就耽误了下来。后来想起来要给他开博客的时候,因为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和西风过去交流都是互相给对方留言),所以问过方舟子一次。后来从作者目录上拿掉 西风的博客是因为西风虽然和我在大部分观点上都互相认同,但是他写文章的时候常常对争论对手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当然了,大家知道我自己吵架时也有类似的 毛病,所以我从牛博搬出来了)导致读者评论的辩论常常演变为互相谩骂,我不会也不敢强迫牛博请来的作者改变风格,所以就把他的博客从首页目录上拿掉了。这 件事情我和西风私下沟通过,西风表示很理解我的做法和理由,还要我去四川的话一定找他喝酒,我对他非常感激。方舟子对西风显然非常够意思,他早不为朋友算 帐,晚不为朋友算帐,赶在自己跟牛博装逼被请走的时候悍然表示要为西风跟我“算帐”,作为西风的朋友,我很欣赏方舟子。
对了,我想只有方舟子这种“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才会把我那时候邀请他的原话“我们也想做一份你的博客的镜像,你应该没意见吧”称之为“央求”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6:45:45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cp]各位,从即刻起,我将此微博账号以50元人民币价格转让给和菜头,之后,此账号一切言论皆与本人无关。菜头,Good luck,have fun~~~——宁财神 ​​​[/c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7:04:06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永浩: 是。吸毒伤身,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自己不爱惜身体愿意吸也不关别人的事。吸毒不说明堕落,道德沦丧更是无从谈起,真正的道德沦丧是举报别人在自己家吸毒。支持弗里德曼。财神保重。      企业家(特别是我这种影响力较大的明星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里也包括诚实、有担当,愿意站出来引导正确的价值观,即提倡不吸毒,但不谴责别人吸毒,呼吁吸毒非罪化等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7:21:58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宁财神的说法,之前他已经在理性上弃绝了这个名号,但是毕竟是一个用了多年的名字,还需要一个感性一点的仪式来埋葬,所以他找到我,用一场50块钱的交易作为这个名字的葬礼……唯一的遗憾是我没有还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7:23:07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宁财神的说法,之前他已经在理性上弃绝了这个名号,但是毕竟是一个用了多年的名字,还需要一个感性一点的仪式来埋葬,所以他找到我,用一场50块钱的交易作为这个名字的葬礼……唯一的遗憾是我没有还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巴黎诗铂医美诊所

Cookies|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复制新欧洲| 欧团网| 游游旅行| ( 沪ICP备15032081号 )

© 2002-2020 E.CAN Inc.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便民工具
投诉建议
APP下载
微博分享
微信分享
寻伴同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