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EMA ★ ESC高商名校 █
█ 公立大学直入项目申请 █
法国里昂商学院
秋季入学火热招生中
2019年跳蚤美食街外卖私厨 新年送年菜啦! ★IESIG★ 信息管理学院
硕士毕业后最佳选择常年招生
拉罗高商一月招生
6个月专业课取代一年
WELLER高商,中国认证本硕招生
红酒/奢侈品/旅游/市场传媒/金融
█ A.A.A.国际语言中心 █
法语学校◆法国签证◆法国实习
IFAA-AM Paris艺术管理奢侈品
经济计算机本科硕士博士热招
UFEC国际商贸学院-成功之门
FLE/Prépa/Bac+1 - Bac+9
EEEA博士教育
PhD-DBA-MBA, bac+4至bac+9
2019秋季入学申请进行时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2019全法优质音乐学院来袭!
点击申请直入项目!
ESC精英高商巴黎校区招生
1年双文凭! 中法认证!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2019秋季入学 申请进行时
新鲜出炉:2019全法顶尖
音乐学院直申项目报名开始啦!
2019法国名校
秋季补录招生会
2019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顶级高商 艺术院校 工程师
2019全法优质音乐学院
直申项目正式启动!
顶级高商 时尚艺术 工程师
2019秋季入学申请进行时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2019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查看: 2149|回复: 52

[左岸原创] 我叫陆雨轩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4 16:54:58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煉·獄 发表于 2018-12-4 16:50

盼我疯魔 还盼我孑孓不独活
想我冷艳 还想我轻佻又下贱
要我阳光 还要我风情不摇晃
戏我哭笑无主 还戏我心如枯木
赐我梦境 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与我沉睡 还与我蹉跎无慈悲
爱我纯粹 还爱我赤裸不糜颓
看我自弹自唱 还看我痛心断肠
愿我如烟 还愿我曼丽又懒倦
看我痴狂 还看我风趣又端庄
要我美艳 还要我杀人不眨眼
祝我从此幸福 还祝我枯萎不渡
为我撩人 还为我双眸失神
图我情真 还图我眼波销魂
与我私奔 还与我做不二臣
夸我含苞待放 还夸我欲盖弥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发表于 2018-12-5 21:50:54






第三十八章 圣家堂



如果巴黎是我妈最喜欢的欧洲城市,那么巴塞罗那就是我最喜欢的欧洲城市,没有之一。

因为巴塞罗那有“圣家堂”。

“圣家堂”全称为“圣家宗座圣殿暨赎罪殿”。

第一次去,是在我初中毕业的时候。

我在圣家堂气势磅礴的大殿中间,看见一座巨大的伞从殿顶掉落,一尊受难的耶稣雕像悬挂在一把巨伞之下,从屋顶透下千万束光,仿佛一把把光剑刺向耶稣,耶稣抬头面容淡然,坦然承受,光剑折射在他蜷缩瘦弱的身体上,形成一道道的光晕,受难耶稣被层层光晕包裹,宛如天神降临。

我站在那把巨伞下,看着眼前光芒万丈的耶稣雕像,如同被笼罩在神迹之下,震撼的场景直击心脏,我浑身颤抖,泪流不止。

于是我明白了,这个地方是我负罪灵魂的唯一出口。

我长时间的坐在耶稣受难像下的凳子上,双手合十,诚心祈祷。

我不信任何教,但我希望得到所有的宽恕。

我不恨我自己,但是,我有罪。

从那以后,每一年,我都会去一次巴塞罗那,一直到我进入大学那年为止,并不是我赎清了我的罪,而是我深埋了我的罪。

那一年,我睡了无数的女人。

那一年,我变成了一个橡皮人。

李哥带着我、王亦然,于早上8h从巴黎出发,巴黎到巴塞罗那,有一条直达的高速公路。

我和李哥交替开车,除了吃饭和方便,没有耽误一分钟,晚上22h到达我预定的酒店。

巴塞罗那是一座海边城市,我定的酒店在海边。

每次来,我都住这家酒店。

因为对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一片空旷,可以好好喘口气。

我和李哥还好,王亦然却累得不行,一到酒店就扑进房间,再也不肯出来。

王亦然不是身体上的累,她是心累。

我知道心累的滋味。

我带着李哥在酒店里吃了饭,然后去海边的酒吧里去喝一杯。

李哥喝了几杯啤酒之后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小雨,我一直想问你,你对王姑娘的事这么上心,是为什么?”

我想了想,问李哥:“王亦然离开我们去找你的时候,你不也帮她了吗,李哥你又是为什么?”

李哥叹了口气:“我当年来法国的时候,因为没有身份,过了很多年连狗都不如的日子,现在看到王姑娘这个情况,能帮我一定会帮的,我绝不可能让一个姑娘流浪街头,更何况她还怀着孕”

我轻轻笑了笑:“我自然也不可能让一个怀着孕的姑娘露宿街头啊。”

李哥却摇了摇头,“小雨,你别跟我这打哈哈,你顺风顺水的,你没有受过苦,你为什么对王姑娘这么上心?第一次你让她住,那是我搭的话,你脸皮薄,没办法拒绝。第二次她都走了,你却又砸那么多钱然后又花那么些精力没命的去找她,我就看不懂了,小雨,你出钱又出力的,你到底图什么呢?”

我脑海里一闪而过那个苍白的面孔,心突然紧紧的收缩起来。

我又想起许慧茹来,如果她在身边就好了,她就从来不会问这些问题。

“小雨,你到底图什么?”李哥不依不饶的还在问。

我怔怔的反问他:“李哥,你帮王亦然,你又图什么呢?”

“小雨你老跟我杠干嘛呢,我但凡有你对她上心的百分之一,我都不会问你这个问题。”李哥表情严肃。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帮王亦然。

其实我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

李哥看我呆呆的不说话,又试探的问了句:“小雨,难不成,你喜欢上王姑娘了?”

我喜欢王亦然吗?

我想应该吧。

王亦然那样冒着仙气儿的人,很难让人不喜欢吧。

“小雨,你喜欢王姑娘也没用啊,我看王姑娘的心,难放在你身上啊。”李哥长长的叹了口气,“你这么对她,不一定能有什么回报,哥是怕你付出太多,到时候顺不过这口气来。”李哥脸上是实实在在的关心,“小雨啊,有时候,不是所有付出都会有你想要的回报啊。”

“李哥,我知道你担心我,你从心里把我当你弟在疼。”我冲李哥笑了笑,“你放心,这能出钱解决的事,对我来说就不是事儿,既然不是什么事,我也绝不会感觉到委屈,我对王亦然好,不要求她回报我,我就希望她好好的活着,就行。”

李哥闷头喝了一大杯啤酒,抬起头来认真的对我说:“小雨,我以前一直对富二代没有什么好感,觉得这帮人仗着自己家有钱,谁TM也不放在眼里,我对这帮人一贯是人前陪个笑脸,转背就恨不得把他们踩在脚下,但是你不同,小雨,你让我对富二代有了新的认识,富二代里,也有像你这样的好人!”

我这一生,活了24年,除了我的家人,从来没有一个人从心里真心喜欢我,在我遇到王亦然之前。

他们喜欢的是我的身外之物。

但自从我对王亦然好开始,我感觉到,好像很多人是从心里真心喜欢我的。

为什么?

是不是真心的喜欢一个人不求回报,就会被人真心的不求回报的喜欢上呢?

“小雨,我知道你不在乎钱,我说的是你的心。”李哥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我。
我的心?

我惨然一笑,我的心,应该早没有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6 15:04:45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易燃易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发表于 2018-12-6 20:57:58





第三十九章 承诺



王亦然一大早就去了医院,她要我预约在早上,可能不愿意等待。

她的西班牙主治医生给王亦然抽了血,又详细的询问了是否有过敏或者家族遗传病史。

并且与她的麻醉师一起给她会诊。

看来我们千里迢迢的赶来,人家在提供服务上,也绝不会含糊。

更何况我要了一个VIP的手术服务。

化验的结果出来得非常快,一切指标都正常,王亦然被带进了手术室。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抬眼看我一下。

我跟李哥等在外面。

我并不害怕堕胎手术,我只是非常非常的紧张。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手术室的外面等待一个人。

墙上的钟一秒一秒的过去,我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时间的黑洞。

等待的时间是如此的漫长而手术室外的空气又是如此的稀薄。

我觉得喘不过气来。

也许现在那个人肉绞肉机正开始一点一点吞噬着王亦然的孩子。

我把双手插进头发里,做痛苦状,蠢样跟林木森如出一辙。

李哥叹了口气,轻轻的用他的手拍了拍我的背,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小雨,别紧张,没事的。”

我的确是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手心里都是汗。

所有的人都告诉我,堕胎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手术,几乎没有什么难度,更别提有多危险了,特别是在有正规牌照的医院里。

但是,有人却因为害怕堕胎而失去了生命。

“陆雨轩,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聊。”很多年前,那个女孩苍白的脸上有不可言状的害怕和绝望,可惜那个时候,我看不见。

15岁,在中国,的确很难成为一个母亲,也很难向人启齿,更不可能一个人去医院堕胎吧,特别是生长在一个家教异常严厉的家庭里。

如果那个时候,有一人在她身边,她也许就不会那么害怕无助,甚至不敢去医院堕胎了吧。

只是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她害怕去堕胎,却不害怕去死。

如果现在有一瓶威士忌,倒也好了,至少可以缓解我的大脑的高速运转。

喝酒唯一的好处,是可以放慢大脑的思考速度。

这样,我就可以在大脑在开始胡思乱想之前把它控制住。

“陆雨轩。。。”抬起头来,环顾四周,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我好像没喝酒啊,大白天的,又产生幻听了吗?

“陆雨轩!”又一声传了过来。

李哥转头看着我。

“你也听见了?”我问。

还没等李哥回答,

“陆雨轩!”王亦然凄厉的尖叫传了过来。

我猛的站了起来,心狂跳了起来。

李哥在我耳边喊着什么我完全没有听见,我一把撞开手术室的大门,冲了进去。

里面有好几间手术室,王亦然的声音从最里面穿了过来。

我冲进手术室的时候,看见王亦然身边围了几个人,有一个医生拿着一把钳子站在王亦然的面前,正试图跟她说些什么。

两个护士正抓着王亦然的手试图让她安静下来。

王亦然穿着绿色的病号服,两脚分开的躺在一个奇形怪状的椅子上,匆匆一瞥之下,貌似下半身没有任何东西。

我的头轰的一下,如同炸开了一般,我一脸绯红,根本不敢再往那个地方看一眼,但是内心又有一些莫名的渴望。

我对自己非常失望,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我的脑袋里依然还是一些肮脏下流的想法。

王亦然的双手胡乱的挥舞,挣扎着想从那张椅子上下去,泪流满面,不停的叫着我的名字。

在一声声的呼唤下,我终于从下流的泥沼里拔了出来,转头,我看见一块白布放在手术室一侧的桌子上面。

我奔过去拿着这块白布,推开一个护士,把王亦然裹在白布里,然后一把把王亦然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王亦然紧紧的勾住我的脖子,几乎崩溃的蜷缩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陆雨轩,我不想让任何人碰我的孩子。”

“好,我答应你,我不会让任何人碰你的孩子。”

我想也没想,就对王亦然郑重许下了承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游客  发表于 2018-12-8 10:28:17


第四十章 决定





西班牙医生后来对我说:“你的太太太过紧张了,其实如果她不同意,我们绝对不可能强迫她拿掉自己的孩子,但是她根本不理会我们,只是尖叫和挣扎。”



我说:“要是有一天你去中国做手术,在最后一刻你不想做了,你不懂中文,你看着医生拿着手术刀向你走过来,旁边的护士又抓住你的手的时候,不管医生跟你说什么,你会不会紧张,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失控?”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点点头:“你是对的。”



王亦然在最后一刻,决定留下她的孩子。



这一定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是在生与死之间的挣扎。



但是一旦下了决定,对于一个母亲而言,一切有可能伤害到她的孩子的事情都会让她拼尽全力。



我高兴的是,王亦然在这个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



而王亦然已然从法国医生口里的我的“女朋友”,变成了西班牙医生口里的我的“太太”。



其实说实话,我好像已经麻木了,王亦然和我被冠上什么样的关系,我都可以荣辱不惊,从容面对了。



我们三人从医院出来的时候,都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去吃点东西吧。”我看了王亦然一眼,她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吃什么东西。



王亦然惊魂未定,还在微微颤抖。



但是她非常快速的同意了我的建议,也许从她下决定的那一瞬间,她就开始对这个孩子负责任了吧。



“一个孩子,是一辈子的责任。”



我记得王亦然说这句话的时候,严肃的小脸分外动人。



当她决定留下孩子的同时,她就担起了这个“一辈子”的责任。



我觉得自己的人生突然又充满了动力,我很久没有给王亦然做饭了,现在突然有想下厨的冲动,三个星期的漂泊,好不容易被我和许慧茹养肥了一点的王亦然,又瘦回了原形。



所以我决定回巴黎以后,就专心研究菜谱。



李哥倒是有几家餐馆比较熟,供我们选择。



王亦然最后选了一家中餐,她跟我一样,不喜欢西餐。



吃完饭,王亦然昏昏欲睡。



我们带她回到酒店,王亦然一头扎进房间。



这一次,她应该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吧。



下午李哥和我出去转了一圈,圣家堂前排了长长的队,基本上一半都是亚洲面孔。



“这地方有这么好看吗?”李哥看了看队伍,“每次来巴塞罗那,就属这里的队伍最长。”



我很久没来了,但是既然来了,总得去跟老朋友耶稣打个照面。



我在网上订了三张第二天圣家堂的门票,李哥说他不去了,他陪客人已经去过很多次了,而且他没觉得有什么好看的。我不知道王亦然想不想去,不过买了票不去总比没有票想去强。



王亦然一直睡到晚上,要不是想着把她养胖,我就放任她一直睡到天亮。



我好说歹说终于让王亦然起床,带着她出门吃饭,吃饭的时候我积极的建议她去圣家堂看看:“巴塞罗那最著名的建筑,建筑大师高迪的毕生心血,来了不看真是可惜了。”



王亦然睡意未消,打着哈欠,低头吃饭,没理我。



“王亦然,既然来了,就到处转转吧,反正我们不着急,酒店我订了三天,你要是累了,后天去也行,高迪知道吧,建筑界的天才,也有些人说他是外星人,巴塞罗那是高迪的城市,他的作品。。。。”



王亦然抬头打断了我的喋喋不休,突兀的问了一句:“陆雨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的思想还在外星人高迪身上,突然被问这个问题,一时愣住了。



王亦然打了个哈欠,满眼水雾的又问了一次:“陆雨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回答。



但是在王亦然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的注视下,我却觉得一颗心砰砰乱跳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游客  发表于 2018-12-11 23:28:07






第四十一章 身世








王亦然第二天早上起得很早,过来敲我的门:“吃了早饭,就带我去看圣家堂吧。”



王亦然依然消瘦,但是精神状态明显改善了,她的眼睛更加的清幽透明,一如巴塞罗那碧蓝如洗的天空。



我们进去圣家堂的时候,是早上10点半,巴塞罗那初冬的太阳依然无比的灿烂。



我看见熟悉的耶稣受难像笼罩在一层层的光晕里,一如我第一次看到的样子。



我转身准备给王亦然介绍的时候,却看见王亦然站在我当年站的同样一个位置,以同样一个姿势,怔怔的看着那座雕像。



有时候我想,其实我跟王亦然殊途同归,因为我们有着一样的灵魂回路,我可以看懂她的心,她也能看见我看见的东西。



王亦然跟我一样,被这个画面深深震撼,泪水长流不止。



她跟我一样坐在雕像前方的凳子上,诚心祷告,我悄悄的坐在她的旁边,歪过头,静静看着她如画的侧面。



良久,王亦然擦干眼泪,抬起头来,突然对我说了句:“陆雨轩,我这辈子什么都不怕,就怕我一身伤痕,用尽全力,杀开一条血路,回头一看,只剩下我,孤伶伶一个人。”



王亦然一向话很少,也从来不说关于自己的事,现在却突然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心头一暖,柔声对她说:“王亦然,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



“陆雨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王亦然再一次问了这个同样的问题,她眯起眼,歪着头,玩味似的看着我。



再不回答,就跟我心里有鬼似的,于是我冲她一笑:“因为我无聊呗。”



王亦然转过脸看了一阵耶稣受难像,然后站了起来,沿着长凳走了出去。



我停了一会,看了看那受难耶稣,刚想站起来,却不想被王亦然从后面摁在了位置上。



“陆雨轩,从现在开始我所讲的一切都关于我,在我讲的过程中,请不要回头看我。”



王亦然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的背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笔直的看着前方,耶稣受难像就挂在我前方的头顶上。



王亦然的声音缓缓地从我背后响起,她的声音轻柔有磁性,仿佛一股水柱,慢慢爬过我的脊梁,流进我的耳廓,带出一种奇特酥麻的感觉。



“我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爸爸的小孩。”



我没有想到王亦然的开场是如此的直白,不过她总会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妈妈从来不跟我提我爸爸,所以我爸爸在我的心里是一个无脸人。”



王亦然的声音清亮圆润饱满有磁性,听起来像是收音机里传来的一个故事。



“我很早就发现我和别人不一样,因为别人家的孩子有爸爸,而我没有,而且别人家的小孩会跟在我的身后叫我野种。”



唉,有些小朋友确实缺少家教!这都是父母的问题。



“我妈妈听到别人家的小孩这样说就会冲上去打这些小孩。。。。”



听到这里我突然想起王亦然妈妈第一次见我就扑过来打我的情形,还心有余悸,易燃易爆的王亦然母亲,果然是如此的彪悍。



“但是回家之后,她就会关起门来狠狠的打我。”王亦然的声音一贯的平静,倒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她每次打我,都是往死里打。”



王亦然平静的声音下潜藏着暗流。



我突然很想回头看一看王亦然的眼,然后再紧紧握住她的手。



“别回头。”王亦然一字一顿的制止了我。



我脖子僵硬,木然的看着受难耶稣。



“我曾经猜测过我的身世,感觉我的父亲也许是个强*奸犯,因为我觉得我妈妈并不希望我活着。”



我其实并没有想到王亦然会向我袒露身世,也没有想到王亦然的身世会如此的悲苦,不管她如何用平静和毫不在乎的语气描叙,都让我一阵阵的发堵。



“王亦然,你别说了,其实我不太想听。”我死死盯着耶稣受难像,两只手却不停的来回揉搓,如果了解一个人要去透过她美好的外表,进入她伤痕累累的内心世界,再把它撕裂得血肉模糊,那么我并不愿意这么做,“不管你是怎样的一个人,我都愿意陪你走一程,只到你不再需要我为止。”



“陆雨轩,我不想让你难受,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是谁。”王亦然坚定的说,“如果你连我是谁也不能够承受,那么现在你就可以转身离开。”



我转不了身,我无法离开。



王亦然离开的那三个星期,我每天都在祈祷同一件事情,就是能够找到她。



而现在,她终于出现了。



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紧紧抓住她的手,



静静的陪她走一程。



她需要我陪多久,我就陪她多久。



我的沉默代表了默许,王亦然继续。



“所以这就是我,在质疑,暴力,偏执和矛盾的环境中长大。”



“我并不觉得你暴力和偏执,相反的,我觉得你非常的温润细腻和柔软。”我反驳道。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完全了解真正的我。”王亦然似乎并不同意我的看法:“而且,你想陪我走一程,也许没有人会感激你,我妈不会感谢你,秦少川不但不会感谢你,还会找你的麻烦……”



“那你会感激我吗?”我打断了王亦然的话。



一个短暂的停顿,我听见王亦然轻轻柔柔的回了一句,虽然轻却坚定:“我会。”



“那不就行了!”我松了口气,“王亦然,我帮你,不是要得到别人的感谢,只要你觉得好就行,我答应过你,绝对不会让人碰你的孩子,我坚持我的承诺,你留在巴黎一天,我就陪你一天,直到你把孩子生出来或者你真的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离开。”我没有回头,但我相信,王亦然能够很清晰的听见我说的每一个字。



“我习惯一个人战斗。”王亦然还在抗拒。



“王亦然,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战斗,你是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战斗。”我气恼王亦然那可怜兮兮的自尊心,“你必须学会在需要的时候接受别人的善意。”



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我几乎认为王亦然默许的时候,她却清晰的对我说了句:“陆雨轩,想要陪我走一程,要先看看你自己够不够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游客  发表于 2018-12-13 23:41:09





第四十二章 震惊









我觉得有些话从不同的人口里说出来,会有不同的效果。



比如说王亦然刚才跟我说的那句话,如果是秦少川说的,我会觉得那是挑衅,而王亦然说出口,我认为那是一个提醒。



我转过头去,定定的看着王亦然,“所以,你想表达的是什么?”



王亦然没预防我转头,直直的与我对上了眼,不由得退了半个身。



她静静的看着我,眼中犹如幽蓝的湖水闪烁,几秒之后,我又自动转了回去,乖乖盯着我的耶稣受难像。



“你觉得我没有能力陪你走一程吗?”我有些被轻视的悲伤。



“陆雨轩,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坚持帮我,不过我想你一定有你的理由。而我,也确实需要帮助。”王亦然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竟是如此这般的低沉与无助。



“王亦然,不要用这么悲伤的语调,你需要帮助,而我渴望给你帮助,所以我们皆大欢喜啊!”我把一只手举过头顶,手心向后,期待王亦然give me five。



“我跟你,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没有等到王亦然的手,却等到了这句话。



我跟王亦然是两个世界的人?



“所以我是什么世界,你是什么世界?”我问。



“你是富家子弟,有钱有闲,还有多余的爱心,而我却没有。”王亦然的声音骄傲冷酷,带着一丝决绝。



“那不是正好,我有的你没有,可以互补。”我倒也不在乎。



“我不但什么都没有,还是一个大麻烦。”王亦然补充道。



其实从认识她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王亦然有自己的调性,她骄傲,不会轻易妥协,不随大流,相处起来,的确有些麻烦。



但也应该称不上大麻烦吧。



难道是秦少川?



“你的麻烦,是秦少川的纠缠吗?”我问道。



王亦然幽幽的在我身后说道:“我是秦少川的未婚妻。”



啊!我的脑子轰的一下炸了,想起秦少川电话里笃定的口吻,我还不屑一顿的怼他……,搞半天,人家真是两口子。



但仔细一回想,两人在客厅里的对峙,也不对啊,这是两口子吗,这感觉是要打仗啊。



“这个身份不是我想要的。”王亦然补充道。



“看出来了。”我松了口气,又加了句:“其实,就算是结了婚,也是可以离婚的。”



“但我怀了他的孩子。”王亦然又加了句。



嗯?我再一次懵了。



王亦然梦中,叫的,可不是秦少川的名字啊。



什么鬼,我还一直以为王亦然的孩子,是那个初振瑜的。



我脑袋一片浆糊,完全搞不清王亦然这一团糟的生活轨迹。



“所以,你还有兴趣听下去吗?”王亦然见我久久不说话,问了句。



“你既然不喜欢他,又为什么要留下他的孩子?”我问道。



“我也很矛盾,但是,最后我决定留下这个孩子。”王亦然叹了口气,“为了他的母亲。”



我内心从最初的震惊,到不解:“你的决定,为什么要扯上秦少川的母亲。”



“因为她是几乎是我黑暗生命中,唯一的光和温暖。”王亦然的声音非常的低沉,充满了一种沉重的感情。



“我是私生女,我妈生我的时候,差一点难产,是秦少川的母亲送我妈去的医院,换句话说,她是我的救命恩人。”王亦然的声音在我身后侃侃而谈。



我脑中却是一片茫然。



王亦然不疾不徐的继续说道,“她母亲很喜欢我,因为我是单亲家庭,我母亲必须不停的工作赚钱养家,而且她非常的暴力,有一次,我几乎快被我妈打死的时候,秦少川的母亲把我带到了她的家。之后,我便在秦少川家长大。她母亲是一位戏迷,从小便带我学习各种戏剧,希望我接受一些古典文化的熏陶,并给我请了一位家庭老师,专门负责教诗词歌赋。”



古典文化,难怪王亦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会古典戏曲。



“我非常非常爱秦少川的母亲,她大度宽容,温和有礼,只是,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她服毒自尽,死在了我的怀里。”王亦然的声音充满了悲凉,也许这位伟大的母亲,更像是王亦然自己的母亲,给了她爱和温暖。



难怪,王亦然的性情温婉,仪态优雅。



“秦少川的母亲去世前,把我的手放在了少川的手中。”王亦然继续说道。



我想起电话里秦少川一字一顿的说:“不管她同不同意,她都将会是我秦少川的妻子。”



“所以,她妈希望你成为她儿子的妻子?”我木然的问道。



“少川是她唯一的儿子,但从小性格古怪狂躁。”王亦然轻声叹息道:“我想,在她的心里,多多少少会有这样的念头吧。其实,我也能理解,她觉得我聪慧温和,可以压制少川的爆裂。”



我觉得自己生在新时代,但现在却在西班牙的圣家堂,听着一个好似几百年前的故事一般,这样的事,竟然还发生着?养个童养媳?



“我妈执意要我嫁给秦少川,并和秦少川一起策划了我们的订婚仪式,秦少川非常爱自己的母亲,所以执意要与我结婚。”王亦然依然有条不紊的缓缓道来:“但是,秦少川的父亲,却不同意。秦少川的母亲去世后,他父亲又娶了一位太太,这位太太带了一个儿子,比秦少川大几岁,是远近闻名的学霸。”



呃,故事峰回路转,越来越搞不清套路了。



“秦少川的父亲是一位将军,是我们当地官阶最高的人,势力庞大,只手遮天,没有什么文化,脾气暴躁,秦少川的性格乖张,经常与父亲产生争执,而继子却很得秦将军的喜欢,于是秦将军开始慢慢送继子上位,继子也非常的争气,成为了将军的左膀右臂,而秦少川在仕途上完全失宠,对父亲的敌意很重。越是他父亲不同意的事,他便越是要做,秦少川与自己的父亲已经陷入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正因为秦将军坚决反对我嫁入秦家,所以秦少川才不惜一切代价,想让我成为他的妻子。”



我的脑子里面已经是一堆浆糊,牵扯不清了:“所以王亦然,你说了这么多,中心思想是什么?”



“我不想再做任何人的棋子,我妈,秦少川或是他父亲,我不想再按照别人的意愿过生活,我只想过我自己的人生。”



对于这一点,我完全没有发言权,因为我一直就是在按照别人的意愿生活。



“但现在看起来,秦少川并不会放过我,如果他知道我怀了他的孩子,更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如果你执意要帮我,那么你就可能会成为站在我面前的唯一屏障。所有的攻击首先都会打在你的身上。”



我看着眼前的耶稣受难像,有千万道光剑射向他的身体。



想起了秦少川赤裸裸的威胁。



“如果你想帮我,那么你需要好好的考虑清楚。”王亦然缓缓的说。



“考虑什么?”



“你为什么要帮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2-25 08: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九闲王叨哥???
战法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ookies|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复制新欧洲| 欧团网| 游游旅行| ( 沪ICP备15032081号 )

© 2002-2019 E.CAN Inc.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便民工具
投诉建议
APP下载
微博分享
微信分享
寻伴同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