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EMA ★ ESC高商名校 █
█ 公立大学直入项目申请 █
2018.7.7
新欧洲公益法律咨询
易能翻译认证 法国学校法院承认
Tel:0146781730
★IESIG★ 信息管理学院
硕士毕业后最佳选择常年招生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2018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WELLER高商,中国认证本硕招生
红酒/奢侈品/旅游/市场传媒/金融
█ A.A.A.国际语言中心 █
法语学校◆法国签证◆法国实习
2018秋季入学火热申请中!!!
顶级高商★时尚艺术★工程师
UFEC国际商贸学院-成功之门
FLE/Prépa/Bac+1 - Bac+9
EEEA博士教育
PhD-DBA-MBA, bac+4至bac+9
2018秋季入学申请进行时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顶级高商 公立大学 艺术院校
2018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ESC精英高商巴黎校区招生
1年双文凭! 中法认证!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2018秋季入学 申请进行时
巴黎工程师ESILV官方直录
巴黎高商EMLV文凭中国认证
2018法国名校
秋季补录招生会
2018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顶级高商 艺术院校 工程师
2018年秋季入学 已开始招生
顶级高商 公立大学 艺术院校
顶级高商 时尚艺术 工程师
2018秋季入学申请进行时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2018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查看: 52|回复: 0

[中法互动] 半世纪的师生情 ——悼念刘士海校长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6-12 22: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复
  
本帖最后由 巴黎文学 于 2018-6-13 18:26 编辑

半世纪的师生情
——悼念刘士海校长
/陈湃
今天接到友人微信,说刘士海校长已于201845日在加拿大多伦多逝世,享年90岁。看到这噩讯,我暗然下泪,半个多世纪的师生情,一幕幕地涌现在眼前,不期然写下这篇悼文,以寄托我的哀思。
19606月,我们柬埔寨华侨公立学校十几个学生,怀着学好本领建设祖国的强烈愿望,回到中国学习。首先接待我们的是“广州石牌归国华侨补习学校”。
几周后,我们中有五六个人被分配到云南昆明侨校,留下的编入初中三年级一班学习。两个多月后,我们的人又有五六个分配去湖南长沙学习,剩下我一个人留在补校当“种子”。当时正是三年大饥荒,饿死不少人,分到正规学校的侨生粮食要定量,只有留在补校的没有定量,可放开肚皮吃饭,似乎是变相的照顾我。
我班的班主任是李德礼,是从南非归国的老师;辅导员是刘士海老师,他是山西人,夫人是是陈秀娟老师,是从马来西亚回国的侨生,负责新生的接待工作。刘辅导员体格魁梧,但性情和蔼可亲,很会做思想工作,同学们有问题都乐意找他交心,他对我很好,我也很敬重他。
1961年夏天,学校宣布要分配一批学生去上海。上海是大都会,人人都想去,但名额很有限,僧多粥少,条件严格。一是要有亲兄弟姐妹在上海学习,属特殊照顾;二是要有经济能力,一切费用自付。符合这两条标准的,才会考虑之列。而我在国内无亲人,又是公费生,当然没有条件。当时印尼排华,回国的学生很多,补校时有人满之患,分配学生到正规学校学习,那是常有之事。对分配问题我也从来不在意,每次分配表态时,我都写上“绝对服从分配”六个字,分配我到哪里也可以,但老是轮不到我去。
记得分配放榜那天上午,班主任与刘辅导员叫我到他们的办公室帮处理一些事。到11点放榜时,他们叫我同他去看放榜,我说这事与我无关,我不肯去,可他们硬要拉我一起去。只见我们班中只有三个人榜上有名,其中有我的名字,使我莫明其妙?我问刘辅导员,是不是学校写错了?他说这样重大的事,学校哪会搞错。
回到班中,有不少同学在起哄,责问班主任与刘辅导员:为何没条件去的陈旺祺(这是我的真姓名)榜上有名,而他们有条件去的却都名落孙山?说他们偏心,处事不公!班主任只能说这是学校决定,非他们能作主,请大家服从学校分配。
我也觉得得分配不公平,为了平熄众怒,我到校务处去请求把我位子转让给有条件去的人。不久,刘辅导员来做我的思想工作,他说“你已留校一年,表现不错,学校这次分配你去上海,当然有原因,你要起模范带头作用,不要辜负国家对你的关怀。”他还说:“至于一切费用,由学校办理,你安心去就是。”我听到“带头”“关怀”四字,心中已明白,于是我安心地去上海了。
到了上海,我被分配到名校“控江中学”,编入高一(1)班,学校指定我当班长。不久又批准我加入共青团,选为团支部组织委员。我写信回广州华侨补校向刘辅导员汇报。他非常高兴,回信鼓励我继续努力,争取更好的成绩,不要辜负补校与国家对你的期望。在高中的三年中,我一直当班长,还发展了不少团员。
高中毕业后,我去了福建泉州“华侨大学”学习。在文化大革命前夕,我被调到福州军区,先后随沈阳军区“中国空军高炮一师”和广州军区“陆军高炮七十师”两度入越参战,实行“援越抗美”,直到1969才胜利完成援越抗美任务,转业到广州名校“广雅中学”任年级组长(连长)。在整个文化大革命高潮中,我都在越南打仗,没有参加过文化大革命。
自从离开上海后的六、七年中,我已失去与刘辅导员的联系,直到1970年的一天,在广州一酒家中偶然同刘辅导员与陈秀娟老师伉俪重逢,这时我才知道广州华侨补校已关闭,他们转到地处华侨新村的第二中学任教。这时,刘辅导员不但是我的老师,还是我的同行,关系更加密切了。
1973年我到了香港,1983年我来巴黎定居,从此我与刘老师又失去联系。大约在1986年或1987年,内子(张凤兴,同我一齐回国进补校,也是刘辅导员的学生)在一份旧报纸中得悉刘士海已是华侨补校校长。我听到这个消息,心情很激动,马上写了一篇《华侨补校新校长》的文章,刊登在北京《中国建设》杂志上。刘老师见到后很高兴,但不知作者陈湃是他哪个学生?后来他写信去《中国建设》杂志,才知道陈湃就是他的学生陈旺祺,马上写信来巴黎同我联系,阔别了十几年的师生又联系上了,双方当然是很高兴。他信中告诉我,石牌补校现在已搬到瘦狗岭,改为“中国语言文化学校”,继续接待侨生回国学习。
1989年,我应邀回北京人民大会堂,庆祝新中国建国四十周年大庆后,南下上海、杭州、广州考察。刘校长与夫人陈秀娟老师坐着他们的专车接我回瘦狗岭“中国语言文化学校”的招待所住几天,共叙别后之情。在那里,我见到学校的一切皆整整有条,来自世界各地的新侨生朝气蓬勃地在学习,学校已恢复了昔日的面貌,心中很高兴。
1995年,我接到刘校长寄来的一本《我的母亲》新书,此书是“香港中国文化馆”出版,是刘校长与香港中国文化馆的友人合作编辑的。书中记载着各行各业的名人回忆自己母亲的文章,如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及军政人员蔡锷、蚁美厚、秦牧等等。刘校长叫我写一篇自己母亲的文章寄去给他,说此丛书要编五、六本的。我看到约稿,吓了一惊,我是一个无名小卒,拙文哪敢登大雅之堂?但经不起他“蘑菇”战术,我只好写了一篇《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寄去,他把此文编入第四册中,并赞扬我母亲“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不久,我因搬家,又失去了他的联络地址。
进入21世纪的千禧年,我与内子去加拿大多伦多探亲,突然发现刘士海校长与陈秀娟伉俪在多伦多,他们是退休后随其长子去定居的。真想不到我们又在北美重逢,当然是喜不自胜,此后我们还在多伦多见过数次面。刘校长曾几次表示过要来巴黎见我,可是始终因事都未能成行。
刘校长抵加后,凭着他广泛的人脉,交游广阔,仍做着爱国主义的工作并成为书法家。我寄去的《巴黎中华文学》杂志,他都仔细阅读,多加指点,对我的拙作,鼓励有加。从此,联系更密切,书信来往不断。
大约2010年左右,他来信说,他与老伴已在一间华人养老院落户,生活、保健等方便得多,从信中可以看出他的喜悦心情。但这几年来不见他来信,我曾写过信去向他问好,可是不见他有回信,思念之情常在我心中。近日才知道他已离世。半世纪师生之情从此人天两隔,痛苦心情可想而知!
不过人活到九十岁已算高寿。刘校长一生献身于教育事业,鞠躬尽瘁。况且人缘好,可说是桃李满天下。出殡之日,五洲不少亲属、友人专程多伦多送行,极尽荣哀,可说是走而无憾。我想刘士海校长到了天国,一定会在教育战线上继续完成他的未竟之志的。
2018612日天巴黎
2700字)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ookies|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复制新欧洲| 欧团网| 游游旅行| ( 沪ICP备15032081号 )   

© 2002-2018 E.CAN Inc.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便民工具
投诉建议
APP下载
微博分享
微信分享
寻伴同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