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EMA ★ ESC高商名校 █
█ 公立大学直入项目申请 █
2018.7.7
新欧洲公益法律咨询
易能翻译认证 法国学校法院承认
Tel:0146781730
★IESIG★ 信息管理学院
硕士毕业后最佳选择常年招生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2018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WELLER高商,中国认证本硕招生
红酒/奢侈品/旅游/市场传媒/金融
█ A.A.A.国际语言中心 █
法语学校◆法国签证◆法国实习
2018秋季入学火热申请中!!!
顶级高商★时尚艺术★工程师
UFEC国际商贸学院-成功之门
FLE/Prépa/Bac+1 - Bac+9
EEEA博士教育
PhD-DBA-MBA, bac+4至bac+9
2018秋季入学申请进行时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顶级高商 公立大学 艺术院校
2018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ESC精英高商巴黎校区招生
1年双文凭! 中法认证!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2018秋季入学 申请进行时
巴黎工程师ESILV官方直录
巴黎高商EMLV文凭中国认证
2018法国名校
秋季补录招生会
2018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顶级高商 艺术院校 工程师
2018年秋季入学 已开始招生
顶级高商 公立大学 艺术院校
顶级高商 时尚艺术 工程师
2018秋季入学申请进行时
艺术院校 公立大学 顶级高商
2018年秋季入学现已开始招生
查看: 64|回复: 0

[中法互动] 读诗诌谈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4-17 22: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复
  
读诗诌谈
文/陈湃
杜甫《九日》诗真有趣,诗曰: “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
重九登高,孟嘉落帽,是历代诗人写重九诗最喜引用的典故。可是杜子美却反其意说“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以不落帽为风流,翻尽古人公案,真是妙句。
举凡七律诗,只要求诗内有两组对句,可是此诗有三组对句,连头一句“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都对上了。而且此诗句句皆奇,一句之中,字字皆奇,这是古今作者很难有的。故朱文公云:“作诗须先看李、杜,如士人作本经然。本既立,方可及苏、黄以及诸家诗。”此言甚是。
诗中:“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笔力拔山,唤起全篇精神,最为人赞赏。然而此两句诗亦会人引起一些人的胡思乱想。好在香港“不文沾”晚年带病忙于工作和考博士,没有时间搜集奇文怪语出版第二本《不文集》。不然,他把这两句诗改成“咸水暗从溪涧出,玉山高并两峰寒。”收入新的《不文集》内,那就惨矣!好在黄沾已死,杜甫从此可以安心休养,要吃得胖胖的,不要给李白取笑,也不要梦托苏东坡为自己《八阵图》中“遗恨失吞吴”的句子辩解了。
王安石在编四家诗时,第一是杜甫,第二是欧阳修,第三是韩愈,第四才是李白。人们问他为何这样编排 ? 他说:“白诗近俗,人易悦故也。白识见污下,十首九说妇人与酒。然其才豪俊,亦可取也。”可见王安石把他排行第四,还有些勉强呢!然而杜甫多次写诗把他捧上了天,还说“白也诗无敌”。在李白被贬到江南的时候,杜甫连做梦都来挂念他,怕他受不了瘴疠,担心他在渡河时失足落水,被蛟龙吃了。
为了“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将军……”这首诗,几乎使杜甫下不了台。一天,几个大诗人正人旅馆里欣赏杜甫这首诗,见一个运粮的小卒到来,他们问小卒有无没有读杜诗,小卒说,有,但不能解 : “既然说无敌,为何又说似鲍照、庚信?”问得这些诗人不能回答,可见真正有知识的是劳苦大众。好在胡仔为杜甫辩解说:“庚信不能俊逸,鲍照不能清新,李白二者兼有,所以说无敌。”
可是李白不但没有领情,还作诗戏弄杜甫说:“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为问因何太瘦生,总为从前写诗苦。”
有人不满李白以“饭颗”来嘲笑杜甫;但有人说杜甫活该,不应低声下气地为李白“擦鞋”。这话也有一些道理,做人要不亢不卑才是。这首诗是不是李白写或是后人作的,也有不同看法。窃想,李白是个狂徒,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要首相高力士当众为他脱靴都敢做,你杜甫算老几?他写这诗也不奇怪。但我同意胡苕溪所言是后人写的。如果是李白自己写的,题目不应写《太白戏子美》,只写《戏子美》即可。从题目中露出了马脚!
苏东坡也蛊惑,自己对杜甫《八阵图》中的“遗恨失吞吴”之句,有不同看法不说出,却说梦中见到杜甫,杜甫受了委屈,托他代解释:“我本意谓吴、蜀唇齿之国,不当相图。晋之所以能有蜀者,在吞吴之后,此为可恨矣。”
苏东坡还峙才傲物,口花花,经常抽别人后脚。有一次唐朝宰相李林甫不小心将“弄璋之喜”的“璋”字误写成“麞”字,苏东坡在《贺陈述古弟章生子》七律诗中挖苦他“剩欲去为汤饼客,惟愁错写弄麞诗。”好在李林甫已魂归尘土多时,不然“口蜜腹剑”的他,还放过你苏东坡?
徐凝写了一首瀑布诗:“瀑布瀑布千丈直,雷奔入江无暂息。万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
苏东坡将此诗与李白的《望庐山瀑布》诗对比后,说此诗“至为尘陋”,还写了这样的诗:“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词。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为徐凝洗恶诗。”把徐凝弄得遗臭万年。
巴黎有个连什么是“三平脚,三仄脚”都不太懂的白头翁,却天天梦想成名成家。他还把“经验”传授给我,叫我多写诗,他说:“在一千首诗中,如果有一首传世就会流芳百世。”我当然嗤之以鼻。他可能未想到,在九百九十九首诗中,如果有一首写得不好,也会像徐凝那样遗臭万年的。须知苏东坡的后代还天天在盯着我们呢!
巴黎文学泰斗熊秉明博士生前曾说:“一天写几首律诗的人,其诗未必是诗。”他说的“未必是诗”,就是批评一些人对写律诗太随便,只重视数量,不重视质量。我同意他的看法,写诗不能太随便,诗写好后还要仔细修改、凝炼,力求精益求精。“好诗不怕百回改”,就是这个道理。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ookies|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复制新欧洲| 欧团网| 游游旅行| ( 沪ICP备15032081号 )   

© 2002-2018 E.CAN Inc.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便民工具
投诉建议
APP下载
微博分享
微信分享
寻伴同驴
返回顶部